流川家der芃芃

负负得正(短/中篇?)

《负负得正》【五】

夏日祭典落幕,新旧更替之际,桐皇篮球社又迎来一批新面孔。一袭紫色长裙腰身纤细的女生在清一色黄黑队服的球队中显得鹤立鸡群。

“你好,我是来面试球队经理的。二年B班江口加奈。”

伴随社团招新结束,一系列繁琐事务蜂拥而至——整理名册,制定队服,安排练习赛……公务纠缠,私事不休,纵使五月有三头六臂也是无能为力,权衡利弊在得到队长若松的首肯后,篮球社贴出了“诚招经理人”的布告。来人便是众多面试者中的一个。

铅芯白纸因摩擦发出微小的动静,此前专注数据的五月在听到相熟的名字后即刻回头“加奈同学,是你!你当时报考的也是桐皇啊!”欢声雀跃,眉眼间藏不住快溢出来的惊喜,抱着对方的胳膊一上一下地来回摆动。而很久以后,桃井五月才恍悟,她归因偶然的久别重逢不过是某年某月某日某地某人策划的刻意之举,究其根本,因人而异。

威逼、利诱双管齐下,面对咄咄逼人摆出一副杀人架势的一号经理人,加奈毫无悬念成为了桐皇篮球社的一员。其主要工作是负责球队资源的统筹,简言之就是替桃井五月分摊一部分经理人的工作。

因为江口加奈的加入,球队如虎添翼,相比起刚开学时一团糟的光景,篮球队的运作慢慢步入了正轨。为了让旧识更好更快地熟悉掌握经理人的工作,五月决定暂时退居二军,一来可以放松自己,二来一军的氛围相对更适合磨练加奈。

“江口,水。”刚结束练习的男生毫不客气地差使着新来的球队经理。

像是开启了某处的阀门,过去深藏不露的感情火苗四溅般蹭上了女生的面颊,开出两朵红晕。慌手忙脚,东寻西觅,原本碍眼的水箱愣是消失在了眼皮底下。青峰觉得好笑又心生恻隐,再次开口“噗,不是就在你脚边吗?你们经理人平时还真是辛苦啊。”边说边走近女生,拿起一瓶水咕噜咕噜灌了下去。

五感六觉在一瞬间被夺去,看不见听不到,闻不见触不到……旧日往事就这样铺天盖地而来,承接不暇,在空气里飘散开来,过滤剩下的是那个被精心包裹隐匿在时光深处中的名字——青峰大辉。

六月的东京,染上鸟语花香,美好得像一幅多姿的水墨画。偌大的帝光独居一隅,静默如花。挂着“值日生”胸卡的女生环抱着纸篓穿过连通1-2教学楼之间的廊道,缓步走向职员办公室。

“教练,拜托你,再给阿哲一次机会,我保证他的表现不会让你失望!”

“既然你执意这么做,那么也把我从首发名单中剔除吧。”

意外邂逅的声音,擦肩而过的身影。

“青峰大辉,你给我站住!”云影掠过,莫名其妙记下了名字。

廊道上,女生逐字揣摩着刚才的听闻,似是未尽兴,还想从言语中获得一些爆炸性的猛料。“阿哲?首发名单……”

再一次听见那个名字,已经是帝光篮球队声名大噪之时。青峰大辉——作为ace王牌被大家所熟知。阿哲的身份揭晓,再细究那两句话,答案显而易见。

关于篮球队的不败荣耀像龙卷风一般袭来,其中被提及最多的名字,不是一年级就晋升队长的赤司,不是身高过2米的巨人紫原,不是英气俊俏的名模黄濑,而是战无不胜的帝光王牌。这个名字如一颗种子种在女生的心里一年一年长出枝节,直到参天的模样。

爱情的降临确是霸道又不可理喻。

找不到这份心情的源头,但少女仍是凭借自己不停加速的脉搏,不断扩张的血管得出了结论。这个仅一面之缘,更多时间是活在他人口中的青峰大辉适当其时撬开了她的心。

通过朋友,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启用了社交圈近一半的人脉关系,哪怕篮球队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令女生的心田开出一片花海。

直到被告知同班的桃井同学是他的青梅竹马,铺天盖地的闲言碎语,才让女生对这莫须有的三角关系生出一丝担忧。

相较自己和桃井五月,很容易就能分出个高下。就外界而言,她是男生眼中无可挑剔的梦中情人,自己不过是个姿色平平的小人物。

话虽如此,加奈的长相却也不是会轻易没入人群中的类型——柳眉弯曲琼鼻挺翘,及腰的波浪卷发随性地垂在胸前,肤色不算白皙,隐隐约约可见粉腮微红,湖水般的眼睛里透着些许神秘。如果桃井五月是一朵灼灼如火的粉色牡丹,那么加奈就更像是一株恬静高雅的朱砂海棠,并不惹眼。

担忧归担忧,在深信桃井五月可以作为青峰的实时监控为己所用后,少女的喜是大过忧的。

“那个……桃井同学,志愿表已经上交了吗?”

“恩,马上就到截止日了。”

“说起来,桃井同学高中也会和青梅竹马同校吗?”

“青峰君吗?嗯,第一志愿都是桐皇。”

旁敲侧击的小伎俩,欲言又止的小把戏,每一次都正中下怀。桐皇。女生暗喜。

《负负得正》【六】

距离开学已经过去大半个学期。入冬的关系,原本热闹的帝光校园也变得清静起来。厚重的大衣取代了衬衫短裙,女学生们个个满面愁容。由枯枝败叶产出的萧条之境笼罩了整个校园。

一二军练习时间上的异同,加之高年级日趋繁多的课业,桃井和青峰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偶尔女生会等男生一道回家,青峰却以增大训练强度为由拒绝了对方。尽管嘴上骂着笨蛋叛徒一类的话,对五月而言或许再没有比专注篮球的阿大更令她心安的。久而久之,五月败了兴致,就再没找过青峰。

放学时分,太阳已下山多时,夜色如期而至。女生漫不经心走在回家的路上,偶有寒风吹过,才些许走快了点。“呐,快看快看,下雪了。”五月循声望去,天宇中似有一只手牵着风筝般牵着霏霏雨雪,樱花似的雪片,悠悠荡荡飘下,落在行人的身上。

“初雪……”女生看的出了神,伸手接住一片雪花,即刻融化在掌心的温度中。商店里循环播放的音乐,货架上琳琅满目的礼物,街道上带着麋鹿头饰的情侣——是平安夜啊。熟悉的街道今天格外炫目耀眼,唯独形单影只的女生显得与这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想起某个人,抱着一丝期待掏出手机,未读信息显示0条。重复着开屏锁屏的动作,在彻底失望以后,女生决定暂时把这个篮球笨蛋从脑中剔除,加快了脚步赴闺蜜的约。

“诶!?你拒绝了!”伴着一声尖叫,桃井五月慌忙竖起食指贴在嘴边,让闺蜜和泉弥生小声一些“喂喂喂,别激动,嘘——”

和泉迅速捂住了嘴巴,看了看周围,节日里快餐店排队等餐的人很多,嘈杂的很,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一边吃饭一边说话的俩人。和泉和桃井抚了抚胸口安下心来。桃井若无其事地啜了一口饮料,笑着对和泉说,“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一会儿还有补习班。”

“喂,你给我站住!”看桃井拿起包准备起身离开,和泉一把拉住了她顺势挽上她的手臂,脸贴上去小声说道“我说,你到底为什么要拒绝啊!跟你表白的那人可是医大的高材生啊!他可是有着粉丝俱乐部的超级大帅哥,这么好的条件你都能拒绝!”

“可是,可是,我和他不熟啊……陌生的人,好像没办法把自己全部托付给他。”女生垂下眼,有些为难的开口。

和泉恨铁不成钢的晃着桃井的手,“笨蛋,慢慢接触一点点加深了解就好了,照你这神逻辑,这天下有情人都得是青梅竹马不成?!”女生的眼中迸出光芒,勾起一丝狡黠的笑容。瞬间桃井的脸上染上一层绯红,这点变化自然逃不过和泉的眼睛,得意的表情仿佛再说:哼,就知道你和青峰君没这么简单,被我发现了吧!

“喂,告诉我啦,难不成拒绝的理由是因为青峰君吗?嘛,青梅竹马互生情愫的例子确实不在少数啊。”

“笨,笨蛋,那家伙只是单纯的青梅竹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只是他太能闹腾了,所以我才必须时刻盯着他。我喜欢的,我喜欢的人一直是小黑子啊。”

和泉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你啊,每次提到青峰君嘴巴都特别硬呢。什么小黑子,我看只是借口吧。篮球杂志也好,比赛录像也好,初中那么拼命融入篮球队的你到底是为了谁,你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吧。”和泉松开了五月的手,转身结账去了。

被雪花打湿了外套和发丝,回去的路比以往稍嫌寂寞,想起和泉含糊不清的言辞,独自紧握着手机,一直等待着也没有响铃通知。

“笨蛋,笨蛋,笨蛋!”

被冻得惨白的脸上因为赌气而有了一些血色。女生一边数落着青梅竹马的无情,一边心虚地加快了脚下的动作,打算逃离这对单身狗而言并不友善的街道。

还在心中怒骂痛斥某个青梅竹马的桃井五月自然没能察觉站在自家门口的高大身影,撞个满怀。没有撑伞,在风雪中等了一段时间的男生,肩头湿了大半。灯光下,他和她的影子交织重叠,十足暧昧。女生还没来得反应,对方就退后几步拉开距离,“笨蛋,你的眼睛只是摆设吗!?”

“阿大?”弥生的话响在耳畔,女生的脸上浮出一丝不太明显的潮红,对上男生的眼睛立刻垂了下去。莫名其妙的紧张,毫无头绪的悸动,振作一点啊!

“明天有比赛,礼物提前送了。”手忙脚乱地接过男生丢来的不明物体。三个月来,挑灯夜战的辛苦,身居二军的陌生,久未相见的煎熬一阵阵翻涌上来的情绪让女生不受控制地掉下了眼泪。

“喂,喂喂,不用这么感动吧,不是年年都送吗?”男生皱眉,他不擅长处理眼下有点尴尬的局面,保持着较远的距离,男生伸出手臂一下两下机械地拍着女生的后背聊表安慰,看上去十足傻气。

“笨蛋阿大。”瞧他抓耳挠腮手足无措的蠢样子,女生破涕为笑。寒风也变得惬意起来。

“多大了还哭鼻子。走了。”

“等下!给你的。”从书包暗袋中取出一根青红相间的结绳给男生带上。

“晚安。”没等对方说些什么就逃也似地跑了。女生喘着粗气贴在卧室门后,眼前一幕幕都是他蹩脚的温柔。

他的脸在光线下宛如一团交缠纷杂的棉絮,绕进其中,无法动弹。藏在心底被刻意忽视的那个秘密,一层一层剥落,慢慢掉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寒冷,或许是因为收到礼物的喜悦,或许是因为痴恋他窗前的灯光,或许……少女辗转反侧陷入了失眠的无声寂寞之中。想要见他的次数,见不到他内心的苦楚,都在诉说着青梅竹马以外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与今夜簌簌寒风截然不同的那年酷夏,或许多少能够瞧出这份情感的端倪。对五月而言,与恼人的炙热携伴而来的是失去亲人的不安与无措。

那年,五月外婆因病去世,父母连夜赶路动身去了乡下老家为老人家守夜。女孩年岁尚小,父母没有让她出席那种场面的打算,便将孩子交付给当时已经非常熟稔的青峰一家。

未经人事的年轻女孩只当是被父母抛弃了,随着本能一个劲地在领居家哭泣。叔叔阿姨好吃的好玩的连哄带骗稍稍安抚了女生的情绪后将人带进了青峰的房间。“大辉,这几天小桃要在我们家借住几天,你给我照顾着点,听见没有?”

抬眼望了望缩在门边的玩伴,因为方才的情绪波动,女生整张脸都哭的红扑扑的,身体还止不住在颤抖,两颗清亮的眼珠子转来转去或许是在排查安全隐患。青峰觉得这个玩伴有点蠢,牵过对方的手将她扶正坐在自己的床边。一遍一遍拍着背给她顺气又调皮地揉了一把五月的脸,吐了个舌头。捉弄的一方见女生不理睬他,也失了兴致。自顾自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抱出一个收纳箱,男孩如数家珍般地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摆在五月面前——带签名的篮球,汗衫,篮球鞋,篮球杂志,篮球周边……“这些都是我的宝贝,你肯答应我不哭不闹好好睡觉,都给你。”五月在心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心道“我才不要这种毫无美感的东西。”看对方一脸认真,在“舍”与“不舍”之间做思想斗争的痛苦表情,女孩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心中的不安也消去了大半。摸了摸身下松软的棉被,顺从地躺了进去。

“笨蛋阿大,我要睡外面!”

“都听你的!”男生一个翻身便滚进了床的一角,手脚笨拙地给身边的小伙伴掖好被角,自己却是图清凉一脚踢开了被子。两具瘦小的身躯依偎在一起,传递着各自的体温,分享着一床的温存。

圣诞礼物被安放在床头柜上,是一盏小夜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里发光发热。女生蜷在依旧微凉丝毫不见被暖热迹象的被窝里,想起那天夜里,他安慰她“你别哭”,他给她掖上被子,他告诉她“都听你的”,他踢开了被子……

“阿大。”

评论(3)
热度(11)

© 流川家der芃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