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川家der芃芃

负负得正(短/中篇?)

写在前:

半原创文。

情节改编自漫画番外和官方小说(四舍五入基本上没啥改动),小部分脑洞。

原著向,希望可以还原真实的青桃,会有很大程度上的艺术加工,OOC有?

为了迎合我预期的设定,官方青桃同框在时间线上会有所调整。

入坑黑篮、青桃不久,阿姨本人是SD脑残粉【SD宇宙最强运动番,不接受反驳】

看待黑篮的心情大概和Free大同小异,篮球不是圈粉要素,基萌才是王道!真爱粉轻点diss。若对人物刻画理解有不到位的地方,望指教(萌新瑟瑟发抖)。

《负负得正》【一】

时间是圆,一圈一圈,从钟盘的一边到另一边,周而复始的循环。

黑色的中性笔在课本上留下一条条黑线,错杂成一团。抽丝剥茧,找不到心情的源头。

那是一阵过于安静的白描。

蝉鸣不已,水泄不通。清脆的绿叶换上了凝而重的绿色,由淡变深的绿意开始显出滞重。夏风拂过草地,街边的植物平整有规律的起伏,生起一浪又一浪热潮。

女生踱着小步时快时慢地跟着男生,走过一个又一个绿灯。白皙的脸颊因呼吸不匀而泛出不自然的粉红。蓦地,身形挺拔的少年转过身来,原本插进裤袋里的手不情愿的伸向对面喘着粗气的女生。

“这样...就可以步调一致了。每次都跟不上我!”一边略带抱怨敲着女生的头一边将她的手连同自己的一并放进了口袋。

女生的脸颊因为男生方才的举动覆上了更加鲜艳的绯红。吃力的和他保持相同频率,时不时得望向他俊朗的侧面。麦色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好看的长睫毛在男生脸上一上一下地摆动,额前细碎的刘海在夏风的戏弄中乱的毫无章法却掩饰不了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英气。女生轻笑。

“五月,一直在一起吧...”男生的声音伴着校服上的皂香不偏不倚地吹进女生心里最深的地方。

“嗯。”羞涩又坚定的声音,盖过路边所有的喧嚣,鼓动着男生的耳膜。

桃井五月,青峰大辉。

一般意义上的青梅竹马。这份羁绊对二人来说不存在起点,暂不知终点。好像从幼时能够记事开始对方的身影就再没有离开过视线之外。

“阿大是个篮球笨蛋!”

作为一个有着正常兴趣爱好的女生,桃井五月和同年龄段的孩子无异,比起篮球自然偏爱跳皮筋丢沙包这类趣味性强又不费体力的娱乐项目。奈何隔壁家的小竹马是个篮球痴。比遇见她还早地接触了篮球。和大人混在一起打街篮,顶着不堪一击的身板却毫无畏色。控球能力加上天生的速度,自由奔放的风格,是她对于青峰篮球的定位。对于这种粗鲁又暴力的运动,少女通常是变扭地站在场外等着胜利而归的竹马。耳濡目染,受青峰的影响,五月开始重新审视起篮球这项运动。“好像,出乎意料的帅气……”

然后,青峰和五月一起升上了帝光中学——篮球界的超强豪门中学。青峰不出意外加入了篮球部同时顺利通过选拔进入一军。

五月呢?出于何种原因连她也摸不着头脑,料理社,舞蹈社,话剧社,和声社……近百个社团,相对自由的选择,少女却毅然将目标锁定在与自身喜好截然相反的篮球社“我去阿大的篮球社当经理人好了”。

“小青峰,我们再来……!”才入社时日不多的黄濑正缠着青峰做篮球练习。

十月的天,夏秋替换,太阳依旧热辣,隐约可见地面因曝晒氤氲而起的热气。

体育馆里,汗水滴落的声音,篮球触地的声音,球鞋摩擦地板的声音……五月观察着场上每一位球员,在写字板上奋笔疾书收集数据。“五月,毛巾。”慵懒的声音突兀响起,吓得女生松开了手中的写字板,不偏不倚砸到了脚趾处。

“啊……痛……”

“喂,我说你啊,好歹是国中一年级生了,神经大条这一点和小时候一样完全没变啊。”见女生无大碍,青峰一边擦拭汗水一边还不忘挖苦眼前的经理人。

“还不是因为你突然出现,说到底你才是罪魁祸首!”五月没好气地白了青峰一眼后继续记录起数据。

一旁中场休息的男生在听见那个别扭的称呼后,眉眼不自觉的皱在了一起“突然改口叫青峰君是几个意思啊,真让我恶心。”

“那也没办法,我俩青梅竹马的事已经够旁人调侃了,我不改口的话指不定又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女生向自己的竹马微微嘟了嘴表示无奈。青峰再没说话,操起手中的球继续练习比赛。

——————————————————————————————————

    放学时分,社团活动告终。身穿帝光校服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出了校门。

    晨色褪去,夜色渐起。路旁的栾树被秋风吹的沙沙作响。换季之际最让人尴尬的莫过于早晚近10度的温差。衣着单薄的女生不禁打了个寒颤。在凸显身材的夏装和包裹严密的秋装之间果断选择了前者,五月心中泛起一丝后悔,但也仅有一丝而已,毕竟现在一军的队伍里多了一个让她朝思暮想的蓝色身影。想到这里,五月拍拍脸,忸怩地捂住了双颊,兀自咯咯咯笑了起来。净身高189的男生快步走在前方,不时回头确定一下女生的位置,见此状青峰先是一头雾水,随后脱下自己的队服丢给了不远处边发笑边发抖的女生。

    “嗯?”五月伸手接住了外套,继而投过去不解的目光。

    “刚打完练习赛我出汗呢…衣服你披着吧。”属于男生特有的气味,将女生完好地包裹在某人刻意制造的一方温暖天地里。五月会意,小碎步跑上去姑且和青峰保持并排。“谢谢。”

《负负得正》【二】(取材:官方小说之帝光祭 更多内容移步贴吧相关!)

时间到了12月,寒流前线使出提高湿气和降低温度的组合伎俩顺利攻下了日本列岛。

帝光中学所在的地域当然也受到了寒流的无情侵袭,但学生们并未因此满面愁容。因为校园祭近在眼前。刚刚结束了月考的学生们就像是为了发泄这份解放感一般为准备而四处奔走,校内完全进入了祭典的气氛。

学园祭的前一天晴空万里,天气难得好了一回。“太好了,预报说明天也是大晴天,温度也会回暖一些。”五月用手比了比太阳内心暗喜感谢天公作美。

路经第二操场,平时冷清地用于抄近路的捷径,这会儿也是热闹非凡聚满了布置的学生。

“五月——”

“青峰君?”身处路中央的五月左右摆头,伸长了脖子寻着声源。

“喂!在上面啦!”依着男生的指示,果不其然在一棵树上找到了声音的主人。

“青峰君!你!你在干嘛啊!快下来!”

“干什么?看不出来我在挂横幅吗?”

“这个高度太危险了,要是掉下来受伤了就糟糕了。”五月的声音因为担心变得尖锐起来,她在树下手舞足蹈像个小丑一般劝他下来。青峰觉得好笑却也丝毫没有为难眼前青梅的意图,系好横幅后轻松地下了树。

再次被吓得不清的五月急忙跑上去摊开青峰的手检查,“怎么样?手有没有擦破?好歹借一副梯子啊,徒手爬树亏你做得出来。”

“这点程度没关系的,你太爱瞎操心了。”青峰一脸的不屑。双手被女生翻来覆去检查了个遍,掌心触到女生的指尖,有点发痒。

“身为王牌的你要是受了伤,下场比赛我们会很头疼的!”五月适时摆出经理人的架子来,双手叉腰义正言辞。

“切,你担心的是比赛不是我啊……”听不出个中感情,青峰只撇过脸去抓了抓头。

“青峰君!我们班准备的是可丽饼店!明天社团结束来玩?”

“你负责烤可丽饼的话…考虑一下吧。”

——————————————————————————————————

帝光祭当天。

拿着祭典节目单的五月两步并一步走在回廊上,会议厅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出所料夺走了女生的注意力。挤进会场的女生在得知该处正举办有奖个人迷宫赛后顿时起了兴致不管三七二十一上交了报名表格。

参赛人员被强行分成十人小组,每隔5分钟由工作人员带领依组进入。

“一旦遇到问题,只需按下手中的指卡,工作人员就会带领你离开,但是相应的也就失去了比赛资格。那么祝各位一帆风顺赢得大奖。”

“迷宫的话,我才不会输……”刚进场女生就心生悔意,这哪是迷宫啊,分明是打着迷宫幌子的鬼屋嘛!为了大奖,虽然桃井再度燃起“绝对要夺冠”的决心,随着在鬼屋前进,每次被黑暗中蓦地窜出的机器幽灵吓得高声惨叫,那份决心也被削减了大半。即使她已经不断鞭策自己奋力前行,内心的恐惧也不停地刺激着女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拐过这个拐角是不是又会出现什么瘆人的鬼怪?这一次天花板上不知道又会滴落什么不明液体。于是,桃井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就在她即将按下指卡的刹那,脖子上似乎有异物?

“青…青…青蛙!不要啊……拿下来!骗人……”真是糟透了,一个趔趄,重心不稳的女生顺势摔了下去。和预想中的冰凉地板不一样,这份隔着衣料传来的温暖触感,对方的大手不停地轻拍着自己的后背,像是在安抚怀抱中的人儿。对方规律的气息不时拂过女生的额前,心脏跳动地厉害,大脑一片空白的女生一时无法支配身躯。

站起来呢?还是继续保持这个姿势?……

总之,这个时候不该乱动,要先道谢才可以。

“那…那个,谢谢你!”勉强撑起上身的五月,一瞬间以为自己失明了…再次聚焦后才算看清了身下的人。“阿?…青峰君!”言语间透露着毫不掩饰的失落。

“你还指望是谁啊?真抱歉,让你失望了……”

《负负得正》【三】

    热闹的帝光祭拉下帷幕,五月自然无缘大奖,而无辜的青峰也因为女生的拖累没能如愿得到纪念版篮球鞋。

    继帝光文化祭之后的大事就属期末考试。就算是社团活动在大考面前也败下阵来。篮球社暂停了每日训练,缩短为一周一次。这无疑是给空有发达四肢的青峰大辉当头一棒。期末考试?

    “喂,五月,这学期都学了什么?”

    “别告诉我你这一学期都没听过课?!”女生无助地扶额,明知故问。

“青峰君。身为球队经理,我有必要提醒你,学校明文规定,期末考不合格的篮球队员没资格参加县大赛。身为王牌的你无法上场,会对帝光造成的什么样的影响你不会不自知吧。接赤司君的指示,这周开始,我会天天上你家负责监督,给你补习。”

    “这也没办法啊。篮球以外的事情,我一动脑子就会犯困啊。”男生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却仍是没把冗杂的条条框框记在心中。

    晚饭过后,五月随手披上一件长款棉袄抱着一沓教科书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家。

   “是五月啊,快,快进来。找大辉的话他刚回房休息了。”

   “阿姨好。谢谢阿姨。”客套完毕后,少女径直走向男生的卧室,过于熟悉的路线,走到青峰紧闭的房门前,手上没法腾出空间的女生只得用脚发出声响提醒男生开门。

还算整洁的书架,里格是不易被发现的写真集,略有些歪曲的床单,深青色的毛衣被丢在床角。见五月到访,没有招呼没有问候,起身没多久又回到床上呈“大”字型仰躺在一堆衣物间。

    女生见此状顿时心中冒火,扔出一本练习册正中男生脖颈。

“干嘛?”男生摸了摸被砸中的地方,带着浓厚的睡意不以为然。

“喂,功课还没有写好,不可以偷懒。”女生尽可能压抑住怒火,压低了嗓音如是说。

自小就拗不过五月的男生,理了理头发坐起了身机械般走向书桌前。五月会心一笑,觉得这个笨蛋竹马大概还是有药可治的。

五月事先在青峰的练习本上做好了标注以便他有侧重地复习知识点,见他乖乖提笔不再抵触,才安心整理起自己的笔记。

两人并排坐着,青峰偶有抬头,余光即瞥见五月弧度好看的侧脸。俏皮的睫毛轻轻颤动,如蝶羽般煽动着人心。青峰不动声色地咽了一口口水又埋头提笔,未察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情正在某处发酵滋长。

夜色深浓,路灯随着居民宅渐起的睡意无声地暗沉下去。只有青峰的房间还亮着灯,透过百叶帘零星稀疏地投在街边,一点一点勾勒出名为爱的雏形。

只是…风起云散,少女最珍视的东西在毫无预兆下崩裂分散,曾经只手可触的那些美好如海市蜃楼的幻象被抹灭殆尽不露一丝痕迹。

“大家,大家会一直在一起的吧!”五月和阿哲停在分叉路口,少女带着哭腔重复着同一个问题,像是失了方向的沙漠旅人,孤独无助。黑子一路上不曾开口,他的悲伤并不亚于五月——一直追随的光抛下了自己,奇迹的世代分崩离析,挚爱的篮球变成了罪魁祸首……五月问题的答案他和她都心知肚明。只是谁都没再启齿。街头的灯光忽明忽暗,宛若一张无形的手拧掐着心脏,血流变缓大脑一片空白,随之而来的是深不见底的悲伤。回不去的时光是一饮而下的烈酒,徒留醉意抓不到回忆。

没有跟阿哲一起报考诚凛是因为“担心青峰君”,是不是有更深层次的感情女生自己也不了解。单纯想着一定要再次找回那张自己最喜欢的笑颜。

“不能力挽狂澜,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悲剧,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与你相伴。”

仿佛独自走了好长好长的一条路,佯装微笑,佯装开朗和热情,佯装坚强,轻而易举地迷惑别人却始终骗不了自己,悲伤记忆犹新。

“喂,五月,你明天有空吗?”

“诶?有啊,可是有什么事嘛,青峰君?”

“明天陪我去逛街吧,是时候买一双新球鞋了。”

“好啊没问题,但是作为回报,阿大要请我吃饭哟!”

一样的雨天,一样的地点,相同的主角,有哪里发生了改变?

那天,在得知五月自作主张要求教练将自己从首发名单中剔除后,青峰在队里大闹了一翻。怒气未消的男生摆出一副臭脸质问女生。

“你这家伙在给我捣什么乱啊!不需要你做多余的事!”

“你什么时候成了我的保护人了!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丑八怪!”句句带刺,一根根扎进女生的心里,在男生看不到的地方渗出小血珠,痛觉蔓延至整个脏器。委屈涨红了双颊,一把推开男生朝雨中跑去。

“五月……喂!”话刚出口,懊悔像墨渍,在中间腾起深青色的烟雾,一点点晕染开来,浸透心脏。意识到自己失态的青峰立马追了出去。茫茫街道,找不到那一抹粉色。

兜兜转转,在离家不到二十米的转角处,不期而遇。

男生额前的刘海挂着水滴,上衣短裤都淋湿了,裤腿被泥水被染成更深的颜色。“阿大……”她试探性地叫出口,男生快步上前将女生揽进怀中,下巴抵在对方的头顶“五月……抱歉。”

都忘记了,就算现在还有被伤害的记忆,未来也会忘掉的。环起双臂回应了他的拥抱。破碎的瓷器被小心翼翼拾起,缝隙被填补完好。对于他的求饶,她总是无计可施。

然后,他回来了。带着她最珍视的那张笑颜。

二战诚凛败北后,他扬起嘴角对她说“输了,再赢回来就好。”

此间少年归来,女生哭花了妆。

《负负得正》【四】 (更多精彩内容移步黑蓝官方小说——官逼同死系列)

竹马归来,青梅依旧。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风轻柔拂过行人的脸庞,留下夏天的记号。因曝晒飘腾而上的青草香拨弄着看客的鼻腔。

住宅街上,突然响起了木屐嘎达嘎达的声音。

混在穿着洋装的人群中,一群身穿浴衣的男女老少全部满脸笑容地向着一个方向——祭典的神社走去。

其中一个穿着胭脂色带花瓣图案浴衣的少女突然回过头来。那是将头发整齐地束起来的桃井五月。桃井的表情和周围的人不同,她正有些不满似地嘟着嘴。

“阿大,你走得太慢了啦!”

“吵死了,有什么关系,走再快不也一样。”

桃井不满的原因正是她的青梅竹马青峰大辉。而他也是一脸不爽地反驳着。今天的青峰和平常不同,也穿了一件深青色的浴衣。

“好不容易穿一次浴衣,一定要尽可能久一点地享受祭典啊。”

“我穿平常的衣服一样可以享受。”

听到青峰的反驳,桃井加强了语气说道:“话虽如此!”

“但一定还是穿浴衣更能享受气氛。毕竟是奶奶好不容易缝的说。”

桃井轻轻地抬起单手,凝视着浴衣的袖子。她自己和青峰所穿的浴衣,都是她祖母做的。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天——也就是昨天,桃井离开学校后去了祖母家。因为祖母来消息说要她找时间去她那里一次。

而当她到了之后,祖母交给她的就是浴衣。祖母眯缝着眼睛凝视着开心试穿的桃井,说道:“这个也一起准备了哦。”然后又拿出一件浴衣。那是深青色的男款浴衣,是准备给青峰的。祖母似乎记得他们俩每年都会一起去夏日祭典。

“奶奶还记得青峰君的身材,这件浴衣做的刚好合身啊。”

桃井凝视着走在自己身边穿着浴衣的青峰。虽然每天都在一起的青梅竹马,但打扮不同也会有很大的新鲜感。

“也是呢。”

青峰虽然表现得兴致缺缺漫不经心的样子,心中却是温暖一片。闻言,桃井不禁有些不满:“诶,你的感想就只有这个?”但转念一想,不管怎么说他还是穿上了,算是合格吧。

到达参拜道路的入口处时,桃井不禁发出了“哇......”的欢呼。

无数店铺像是要淹没这长长的参拜道路似的并排而立。虽然还不过是傍晚,但是很多摊子都点起了灯,形成一片光辉的海洋。像是要守护道路一般,周围的树木伸出的枝叶宛如摊子的拱顶。尽管每年都会举办,但光看着这幅情景,心里都会忍不住雀跃起来。

站在面容生辉的桃井身边,青峰郁闷地说道:

“诶,人太多了吧?”

“今年有久违的抬神轿的节目,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盛况呀。我们走吧!”

桃井推着青峰的背,沿着参拜道路往神社大殿的方向走去。在神社大殿设置的香火箱里放入香火钱,希望青峰能够平安度过暑假(包括完成暑假作业,以及不要在社团活动中受伤)

此外,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和那个人的关系更进一步......桃井认真祈祷着。

参拜结束后,桃井一边向摊位那边走去一边抬头问青峰:“先去哪个摊位啊?”

结果却得到了预料之外的回答。

“我在那个休息处等你。”“诶?”

桃井眨了眨眼睛。而青峰则伸手指了指说:“就是那里。”简易的帐篷下摆放了几张桌椅的地方。

桃井慌忙问道:“为,为什么?!你不去和我逛逛吗?”

“人太多,麻烦死了。你帮我随便买点吃的东西就行啦......啊,有肉最好,肉。”

青峰说了声“拜托了”,挥了挥手,就慢吞吞地往休息处那边走去了。

留下桃井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因为是一个人逛,感觉乐趣也少了大半。阿大那个笨蛋!亏人家还帮你祈祷了说,把香火钱还来啦!

数落着某只大黑皮,桃井走到了卖冰激凌甜品的摊位。

“怎么?跟男朋友吵架了?” 背后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桃井下意识回头看去。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像是高中生的男人。裤子松松垮垮地吊在腰间,上装前面的纽扣全都解开了。两人中那个长头发的男人,对着桃井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跟男朋友吵架之后,跑来吃东西解气?居然让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伤心,那个男朋友还真是过分呢。” 

“……有什么事吗?” 桃井戒备地盯着他们俩。之前被青峰引起来的怒火已经完全熄灭,应对眼前的情况才是当务之急。经验告诉她,这种随随便便跑搭讪的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人。站在长发男身边的那个戴着鼻环的男人,貌似不经意地走到了她的旁侧。桃井的左右两边都被堵上了。 

“所以就让我们来安慰你吧,要不要一起去玩?当然,你想吃什么我们请你。” 长发男抓住桃井的手腕。

桃井甩开长发男的手,冷冷地开口道: “抱歉。有人在等我。” 

戴鼻环的男子选择性无视了桃井拒绝的说辞,绕到女生身后,意图抱住女生。桃井向前躲开,不料却被自己的衣角绊倒了。

“啊!” 边上的长发男突然惊叫一声,跪在了地上。一跪下去,他身后就出现了青峰那张不耐烦的脸。男子还未反应过来,两手就被人制伏缠在身后。

“干嘛呢,五月。我的肉呢?” 

“阿大!”桃井看到救星般跑向了青峰。 

“你在磨蹭什么啊,肚子都饿了。” 

“混蛋,你想干嘛!” 长发男吃力地扭过头,瞪着青峰。 

“干什么?……当然是要教训你啊。” 

一旁的鼻环男原想上前帮忙,当即就被青峰不怒自威的黑脸和强势凌厉的气场吓的闪到了一边。

“求、求你了,放开我!”在意识到双方悬殊的实力差距后,长发男虽不情愿但嘴上告饶。青峰斜眼看着,笑得像个恶作剧的小鬼。这个笑容实在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他突然松开手。获得自由的长发男失去平衡,摔了个七荤八素。

 “好痛——” 

 “可、可恶,你们给我记着!” 两个高中生很快爬起来,扔下一句话落荒而逃。 

桃井深深呼出一口气,仿佛是要将所有的紧张都释放出来一样。 “……太好了”

“哼,女人真麻烦,才离开了一会儿就遇到这档子事。”青峰报复性地弹了一下桃井的额头。

“可、可我!” 桃井反射性地反驳,话说到一半又突然咽了下去,道了声“对不起”。对于他的到来,她很开心。

“谢谢你阿大。” 

“我才不是来救你的呢。是那些家伙随随便便撞上来的。” 青峰说完,转过身去。 

也许你开始嫌弃家里破旧的沙发,也许你开始厌倦一成不变的高中日常,也许你开始不满福祸相依的生活,但是眼前这个身穿青色浴衣的高大男生在倦意到来之前成为习惯。月光打在他的脸上,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光景。她暗自决定,要将他予她的这些温暖和美好都攥在手中。

“阿大,夏休结束,就是二年级生了。”

“恩。”

评论(3)
热度(13)

© 流川家der芃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