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川家der芃芃

【韩叶】伴儿(4)

朝玛丽苏的方向发展了……

(四)

叶修是被厨房里的声音吵醒的。

宿醉的原因,他的脑袋依旧涨得生疼,不仅如此,嗓子连着肠胃都好像火烧一般绞痛。

叶修躺在床上,努力回想着昨晚的事,聚会、酒馆、苏沐秋、韩文清……零散的片段被一点点拼接起来。

叶修和苏沐秋离开酒馆后,哪儿也没去,两个人沿着圣约翰大学的主干道走了一圈,衣角那块不太显眼的酒渍就好像不存在一般,谁也没再提起。

沉默地走了一路,苏沐秋回头对叶修说,“好久不见。”

这句话更像一声轻叹,带着温柔,还有暗藏的思念和无奈。月光下,叶修仿佛又看到大学时代陪他笑,随他闹的少年。他清了清嗓子回道,“是啊,好久不见。”彼此交换了一个拥抱,然后各自散去。

 叶修在床上翻了个身,揉了揉发晕的脑袋,继续回想。

房外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韩文清端着稀饭走了进来。他当然记得,是谁把自己背回来的。

和苏沐秋分别后,叶修的脑袋混乱无比,过去的种种浮上心口,表面的云淡风轻掩饰不住内心的惶恐忐忑,或许还存着一份欣喜,他一步一步走得十分艰难,突然想起还在酒馆的韩文清。

夜已经很深,沿途的商店旅社都已经打烊了。距离酒馆还有百步之遥,借着路灯和月光,叶修看到了韩文清。下一秒,他的意识就好像沉入大海,变成虚无和空寂。

伴随着持续不断的抽搐和绞痛,叶修从梦里醒过来,他吃力地坐起又躺下,躺下又坐起,咬着嘴唇死命地按着胃,被子被踢到了床下,手心额头全部都是冷汗。

叶修感到恶心,他干呕了一声,胃里的东西一股脑翻滚上来,他捂着嘴巴从床上爬起来。

叶修并不熟悉房里的陈列摆设,加上周遭一片黑漆漆的,一个不注意就撞到了床角。

韩文清听见动静后立马赶了过来,打开门便看到叶修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叶修靠着韩文清到了厕所,他的眼前已是一片黑暗,趴在水池边,他开始呕吐,不停地吐不停地吐,最后只能吐出一些酸水。

吐完以后,叶修一个人蹲着,他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了。背上汗涔涔的,衣服浸湿了大半,冷气贴着皮肤钻进毛孔,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那火烧一般的感觉减轻了不少,叶修感到自己被人抱回了房里。

韩文清望着怀里虚弱无比的人,无端生出一丝心疼。取了毛巾小心翼翼地帮叶修擦拭身子又给他换上自己的睡衣,每一个动作都控制了力道,生怕一个用力就弄疼了他。

叶修放松了身体,沉沉地睡去。韩文清的存在,让他安心。

想起昨晚的经历叶修仍是心有余悸,那份疼痛,那份煎熬,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叶修,喝粥。”

被喊的那人回过神来,抬头对上韩文清的视线,他的眼里布着浅浅血丝,脸色也有些苍白,这让叶修感到内疚。

他举起手轻触了一下对方眼底的乌青,那人先是一愣,然后轻轻地偏过头。

叶修把手收回,声音嘶哑干涩,“老韩,麻烦你了。”

聚会过去好些日子,三婆也祭祖回来了。小酒馆里荡起的涟漪逐渐消散,韩文清那些不明不白的小情绪被关进了黑屋。和叶修见面时一如往常,他依旧专注地写稿,叶修则喝着清茶同三婆闲谈。

自兴欣创办以来,叶修的工作量增加了不少,学校的课业安排加上画报的形式设计,叶修可算是尝到了忙的脚不沾地的滋味。

叶家世世代代无一人学画,甚至于都没有从事与艺术相关行业的。叶秋服从安排远赴日本学习医术,叶修却一意孤行偷报了国内大学的招生考试。

叶修在艺术方面的造诣叶家人有目共睹,叶老爷独断专行惯了,这么多年过去,打骂的话虽不再挂在嘴边,对叶修先斩后奏的行为仍是心存芥蒂。

“别把这些破烂带回家里!不然我见一次扔一次。”这样的争吵没有十次也有九次,叶修懒得和老头子置气,不情愿地撇了撇嘴,捡起扔了一地的画具,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找一间房租便宜且环境良好的画室是桩苦差事,叶修挑挑拣拣看了许多房型多数不太满意,最后还是经由韩文清的关系,才定下了现在的画室。

画室位于狭窄的弄堂里,同三婆韩文清的居所只隔了几户人家。二层楼的房型,一楼做画室,二楼改装成卧房,坐北朝南,采光极好。出租的人家姓邱,开颜料铺的,却不以此为生。

邱家的儿子邱非,比叶修小10岁上下,说起来巧,也是学画画的。

叶修与邱非投缘得很,二人挤在几十平方的画室里潜心创作,常常一画就是一下午。叶修毫无吝啬地同孩子讲授一些绘画方面的技巧和心得,邱非虚心请教偶尔捎几管颜料过来当作学费。渐渐地,叶修成了邱家的老主顾。

三婆同邱家常有来往,邱非按辈分叫韩文清一声哥哥。寻画室的事儿,韩文清只是个中间人,却不想自己给自己揽了个麻烦。

叶修这个人一旦拿起画笔就完全忘了时间,说好听点是废寝忘食专注敬业,说不好听点就是日夜颠倒作息紊乱。

才下班不久的韩文清前脚刚踏进房门,后脚还没跟上,就被三婆赶了出来,手里多出来两个饭盒。

“……”韩文清对这份跑腿的差事颇有微词。可一想到叶修被胃痛折磨得半死不活的样子,便口是心非地答应下来。

习惯性地走到画室前,不等人应门就走了进去。叶修、邱非作画时不喜被打扰,韩文清通常放下饭盒就走,不做停留,偏偏今天视线落在叶修身上,韩文清便由着自己多看了一会儿。

纤长灵巧的手指握着画笔游弋在画布上,一扫、一拉、一划,轻轻几个动作,那些调配过的颜色在画布上慢慢晕开,最终变换成韩文清眼中的奇光异彩。
那样专注的叶修,惹眼极了。

别绪萦怀,各种各样朦胧的想法开始在脑子里萌芽,韩文清并未注意到。
到家的时候,才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乱了。

很水很无聊的一章……怎么写怎么ooc。
感情线很牵强😭

大家愿意提供意见就太好了。

评论(4)
热度(19)

© 流川家der芃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