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川家der芃芃

【韩叶】伴儿(3)

叶叶有点皮…OOC预警

(三)

《兴欣》画报一举成名,在叶修等人的努力经营下迅速步入正轨,社会各界人士纷纷积极投稿,大大小小的图文广告也主动找上门来。叶修等人趁热打铁,兴欣出版社正式挂牌开业。

为了庆祝出版社的成立,黄少天提议大家伙儿在大学附近的酒馆小聚,那是他们学生时代经常去的地方。一个毫无贡献的数学老师瞎凑什么热闹,叶修腹诽黄少天的鬼主意,却难得没有扫大家的兴。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叶修看了看表,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好一阵子,在学校附近信步转悠了一圈,他决定去找韩文清。

没有记错的话,这几日三婆回山东祭祖,韩文清一个人在家,想必正为开火做饭的事儿发愁犯难。叶修的生活技能为零,韩文清虽不算一窍不通,也只是煮个稀饭勉强果腹的程度。

叶修取了备用钥匙开门,厨房里系着围裙的韩文清一脸凝重,盯着各式各样的锅碗瓢盆如临大敌。

叶修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老韩,心怀感激吧,我来拯救你了!”

 
还未踏进酒馆,佐料的香味和黄少天清亮的声音就从屋内传了出来,叶修对韩文清使了个眼色,挑开暖帘走了进去,“带了个朋友过来,大家不介意吧?”

 
对于叶修的提议,韩文清原本是拒绝的。他和叶修的朋友们素未谋面,同桌吃饭难免会有些尴尬,何况这还是他们久违的同学聚会。叶修和韩文清虽往来频繁,他对叶修的了解却只有表面上的一星半点。韩文清偶尔会想,若是没了三婆这层关系,他和叶修,大抵也算不上相熟。

韩文清环顾了一圈,不算宽敞的酒馆里此刻已经坐满了人,多是叶修的老相识。韩文清和叶修坐一桌,同桌的是一个姑娘还有一个从进门开始就唠唠叨叨有些孩子气的男人,叶修右手边的位子空着,大概是多出来的,韩文清想。

 
入座后,叶修向韩文清简短地介绍了一下,长发齐腰眉眼清秀的姑娘叫苏沐橙,是叶修的大学同学,韩文清左手边的男人叫黄少天,是圣约翰大学数学系的老师。

黄少天多少听叶修提起过韩文清这个朋友,这会儿见了真人也不显得疏离,倒是立刻热络地与人攀谈起来。

“韩文清,听说你祖籍在山东?”

“你居然是民联报社的编辑主任!”

“你们那儿薪资待遇如何?考虑考虑来兴欣吧?我们老叶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黄少天的问题一个挨着一个,也不等人家的回答。韩文清被他过分的热情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叶修给韩文清夹了一块烧肉,凑近了说,“赶紧吃,少搭理他。”

也多亏了黄少天,韩文清不再那么拘束了,几个人谈起兴欣的发展前景,他也能附和着给一些专业性的建议。

 
叶修对这类叙旧情的聚会一向提不起兴致,他饭量小,喝了些茶扒了几口菜就觉得饱了,闲得无聊,当下便起了捉弄韩文清的小心思。

五人座的圆桌上,一左一右两双筷子同时对准了盘里的烧肉。叶修瞥了韩文清一眼,握紧了筷子,势要和对方一较高下。韩文清知道叶修故意找事,也不和他客气,凭着胜人一筹的臂力当即将人斩于马下。叶修噘着嘴装出一副恼怒的样子,韩文清拿他没辙,只得将到嘴的烧肉拱手相让。叶修见阴谋得逞,遂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我不客气啦。”

黄少天对两人幼稚的行为嗤之以鼻,一旁的苏沐橙捂着嘴轻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对这出“下酒菜”表示非常满意,“关系真好呢。”

 
小小的店面里,觥筹交错,人声鼎沸,一群人喝的酒酣耳热之际,酒馆的门再一次被拉开,从暖帘后走进来一个人。

“苏沐秋,好久不见啊。”

“你小子现在可发达了。”

“叶修,叶修,快瞧瞧谁来了!”

那人的出现造成了不小的动静,他十分有礼数地和每个人打了招呼,然后径直走过来,在叶修右边的空位坐下。

苏沐秋入座后,韩文清明显感受到叶修的变化,原本对着他嬉皮笑脸的人此刻低着头表情严肃,不发一语,全然不见捉弄他时的顽劣,韩文清不解地看着叶修,又扫了苏沐秋一眼,心底生出一丝别扭。

这时,黄少天突然拿起酒杯站起身,众人会意后都纷纷站起来与他碰杯,随后一饮而尽。待众人坐下,只有叶修还直愣愣地站着。

“老叶老叶,你怎么还站着,别是喝傻了吧?”

叶修听见有人叫自己才回过神来,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我说老叶你别光喝酒不说话啊。”

“老同学里就数你和沐秋最铁了。”

“老叶,你都喝四五杯了。还行不行啊?”

叶修在心中暗骂黄少天,这个人一如既往地没有眼力见儿,他不记得邀请函上有苏沐秋的名字。

推杯换盏中,不知不觉又多喝了几杯,叶修打了一个酒嗝,脸上泛起一片不自然的酡红。

“叶修,你酒量不好。”坐在一边的苏沐秋说,他伸出手想要将酒杯夺过来,两人的手指无意中触碰到一起,叶修惊慌失措地松开酒杯,杯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叶修的衣服上也沾上了一些酒渍。

“我带叶修去处理一下。”苏沐秋率先站了起来,叶修迟疑了片刻,讪讪地跟了出去。

 
这场聚会上的小插曲很快就被人遗忘了,只有韩文清还惦记着叶修和苏沐秋。神思恍惚间,夜已经很深,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剩下零星几个人还在喝酒划拳。苏沐橙一早就回去了,同桌的黄少天也已经披上了呢子大衣,准备起身离开,见韩文清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开口说道,“老叶和沐秋准是上别处去啦,他俩从前就爱搞小团体,别等了,早点回去吧。”韩文清向黄少天点点头,说要再坐一会儿。

一直到酒馆打烊,叶修和苏沐秋也没有回来。韩文清又在酒馆外站了一会儿,晚风将他的衣摆吹起,寒意顺着毛孔钻进身体,他觉得有点冷。

刚才的聚会上,对着素不相识的苏沐秋,韩文清的心底涌起了一种类似于嫉妒的情绪。他在酒馆里独自坐了很久,一边等叶修回来,一边深究其中的原因,却始终找不到答案。也罢,这并非他的做派。

 
路灯下一个摇晃的身影朝酒馆走来,韩文清下意识冲了过去,将人稳住,他认得那件格子大衣。

“叶修?”韩文清拍了拍那人冻得发青的脸蛋,试图唤回一些意识。又问,“苏沐秋呢,他回去了吗?”

那人半天也没开口,不多会儿身边竟传来了一阵鼾声。

“……”

这个时间点车夫都已经回家了,韩文清借力将叶修背在身后,准备朝大陆新村的方向走去。

“老韩,我不要,不要回去……”叶修带着酒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韩文清的脚步顿住,犹豫片刻,换了个方向。

不定期更。

如果能给些建议就太好了。

评论(3)
热度(20)

© 流川家der芃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