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川家der芃芃

【青桃】负负得正(番外)

开篇重逢参考了HISA太太《他的王》,很好看的宗凛甜文❤渣文笔(卖个安利)

OOC,流水账预警。可当独立的文看。

如果当时自私地留住他,她或许就可以从这种悲伤的情绪中获得解脱。桃井五月在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捧着酒杯若有所思。桐皇的后辈们离她不远,短短几步距离,却硬生生拉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从桐皇毕业两年,与青峰分手一年。篮球队人事变动改朝换代,面对陌生的脸和不擅长的话题,她发现自己难以融入欢声笑语的人群,像是一抹惨白扎眼地杵在五颜六色中。视线不受控地在人群中扫来扫去,试图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心存一丝希望,收入眼底的却只有失望。她努力牵动嘴角,假装微笑,给自己斟上一杯酒。

加奈从聚会开始就在观察桃井,直到桃井第三杯酒下肚,她站起身挤进人群中,像一条劈波斩浪的鱼,带着怒气夺走了桃井手中的酒杯。

“五月,别喝了。”加奈倒掉了杯中的烈酒,换上清茶递给她。“最近……还好吗?”询问中带着小心翼翼。加奈很清楚分手对桃井的打击,哪怕当事人此刻依旧表现得游刃有余。

“嗯,挺好。”两个女生开了话匣子就收不住,上新的口红色号,连载中的少女漫画,无聊的大学生活……只是关于那个名字,彼此都心照不宣地回避了。

高三毕业的那年暑假,青峰大辉在教练的引荐下与美国一所体育大学的招生办老师见面。对方表示十分欣赏青峰的运动才能,并期望他能够入校进行专业培训。这对渴求变强追求胜负的青峰而言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身为女友兼职篮球经理的桃井也为此感到高兴。整整一个夏休期,青峰大辉都在为出国留学的事情忙碌,原本计划内的二人约会变成了桃井的“留学小课堂”。坐在对桌的女生一条条陈述笔记本上的内容,“秋冬注意保暖,常用药品随身携带,比赛训练不要受伤,和教练队员处好关系……”女生煞有介事地说着,青峰掏了掏耳朵,又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说,“笨蛋,那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你。”女生因为突如其来的情话羞红了脸,用手在耳边轻轻扇风,想快点驱散这股燥热。

回想起往事,盘腿坐在角落里的女生有些脑袋发晕,小口小口抿着茶试图将某个人的影子驱逐出去。心下烦躁,没等到聚会结束桃井便离开了。出了料理店,刺眼的阳光与汹涌的热浪席卷而来,铺天盖地的炙热与门后阻隔的凉意交缠相撞,女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些许是酒劲上头,桃井的步子有点踉跄,走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看到家门口刻着“桃井”二字的门牌。习惯性朝对门二楼的窗台望去,视线相触碰的一瞬间女生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日思夜想的挺拔身影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他懒洋洋地倚靠在栏杆上,一手垂在身侧,一手撑着脸,此刻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桃井晃了晃脑袋,将这不真实的幻象归咎于聚会上的烈酒,眨巴了几下眼睛又回望过去,那人影果然消失了。“果然是看错了啊。”只是,没等她再次迈开步子,窗台边的幻象已经站在身旁化成实物。

“五月,我好想你。”青峰克制着内心的狂喜从房间一路奔下来,见到女生后迅速平复下来。两手搭在女生的肩上将她面朝自己,又笨拙地牵起对方的手往怀中拢了拢哄小孩般顺着女生的头发。发间的香气和烈酒的醇香混杂在一起被吸入鼻腔,青峰觉得自己快要醉了。无数个被思念侵蚀的日夜,夜阑卧床被反复念及提起的名字,飘渺虚无触及不到的倩影在这一刻化为具象,过去酸涩到饱涨的情绪终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青峰攥紧了拳头将人拥得更紧了些。桃井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被动地顺应男生的举动,却没有回应。风拂过,耳畔传来女生的细语,“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桃井五月清晰的记得两个人分手的原因,与所有爱而不得的异地恋无差,始作俑者无非是时间、距离一类的抽象物,却比抵在胸口的真枪实弹还要无情冷酷,硬生生地将两个人揉碎撕裂直到彼此放手。最初信誓旦旦以为能跳出分手的魔咒怪圈,无奈在一次次的挣扎顽抗后向现实告饶。相隔十三个小时,相距一万零一百六十二公里,冰冷的数字具化成那个人越来越模糊的脸庞。梦境中牵肠挂肚的人像被残忍地分割成无数细小的像素点,触不及抓不到。午夜梦回,泪水湿了枕头一角。青峰刚走的那阵子,两人初入大学,各自积极努力地适应着新环境,偶尔闲下来给对方去个简讯,尽管回复的消息提示总是迟到近八九个小时,青峰桃井仍旧保持着不密不疏的联系。

忘记了是从365天中的哪一天开始,列车毫无征兆地驶离了正常轨道——屏幕那头的人不再勤于回复消息,电话视频过去,无非就是“我在忙”“我要休息了”“没什么事挂了”如此这般冰冷没有温度的说辞。难眠焦虑的夜晚,开屏键按了一下又一下,手机屏幕亮起又马上熄灭,聊天框显示消息发送于半个月前,微弱的光线打在女生脸上看不出情绪波澜。桃井躺在床上笑的非常难看,熬夜通宵单方面努力迁就对方的作息,妄图挽回摆正列车的行进方向,现实却看好戏般地泼了她一盆冷水,嘲笑她徒劳无益的垂死挣扎。联谊聚餐被问及是否有对象时,桃井甚至无法做到坚定不带犹豫地回答对方“有的”。

二人的关系如堕烟雾捉摸不透,爱情跌碎在了迷雾之中,找不到方向。直到某一天,手机提示音响起,文字不执一剑一矛却伤人入骨,五个字的主谓句轻而易举终结了这段痛苦的时光,“我们分手吧”。“好”,没有哭闹挽回,没有伤春悲秋,没有哭天喊地,意识到爱情被时间、距离磨损得一丁点不剩的时候,桃井异常冷静地接受了青峰分手的决定。只是,谁都没料想,比起当下的煎熬,分手后的无牵无挂才最折磨人……

青峰记不太清分手的始末缘由,只记得讯息发出去那刻悔意翻涌漫过心头。没能及时撤回,屏幕那端已经传来回复,单单一个“好”,对方答应得爽快干脆。煞白的聊天界面在黑黜黜的房里显得格外出挑,毫无防备地刺痛了男生的眼睛。自嘲的勾了勾嘴角,明明是自己提的分手,怎么失落烦闷的还是自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青峰对桃井的感情不容置疑。那条分手的简讯究竟是一时冲动还是深思熟虑后的产物,青峰不想深究为难自己,他向来不擅长思考这些弯弯绕绕的问题。

唯一能够回忆起来的只有那段痛苦不堪,备受折磨的经历。每个地方都存在王牌选手,王牌对王牌,孰强孰弱一较便知。青峰自然无愧桐皇最强,日本高中篮球界最快球员的名号。自由无限超高速的运球和无定式的投篮成就了他的篮球风格。而如今身在第一篮球强国,过去傲人的实力只落得个中上水平,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亦不见成效,语言不通交流不畅导致队内关系紧张,受过许多冷眼,坐过许多次冷板凳。他的骄傲,他的狂妄,他的凌厉……仿佛被人玩弄于掌中,随意地捏扁搓圆,逐渐体无完肤。

这当口,女生依旧消息不断,电话不停,常理说这是情侣间的常态无可厚非,却偏偏让青峰大辉生出一丝嫌恶。此篮球,彼女友,一个死物,一个活物,仿佛要分出胜负一般,左右拉扯着青峰大辉,势要将其一分为二。二者兼顾不免分身乏术。然后显而易见地,篮球占了上风。

疲倦、不甘、愤懑种种负面情绪郁结于心,无限放大一点点将理智蚕食干净。远在海外的青峰盯着屏幕上半个月前的已读消息,愣怔了一会儿,鬼使神差般传过去一条五个字的简讯“我们分手吧”。“好”。

分手以后,情况看上去似乎是好转了大半,青峰大辉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训练计划,每天浸泡在汗水中,往返于三分区和篮筐之间,在不知道打坏了多少个篮球,数不清磨坏了多少双球鞋后,青峰大辉以不容置喙的姿态证明了他的实力——入选加州第一阵容,荣获当地年度最佳球员称号。场均贡献25.1分。球场上傲人的成绩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轻松。屡屡胜迹后的寡淡无味与无人分享的惆怅终是敲醒了这颗榆木脑袋。他顿悟自己选错了。于是行动派的青峰大辉一如当年告白的势头,扪心自问理清了轻重,在良久的思想斗争与深思熟虑后,向队内提交了一份申请书,不由分说提着大小行李回到了那个被海包围、土生土长、桃井五月所在的国家。

然后,便是眼下的情景。拥抱带着久违的热度将二人包围起来,充满试探又小心翼翼,胸口贴着胸口,掌心握着掌心,于如今二人的关系来看,实在是过于亲密。桃井沉溺在这个无声的拥抱中,又不断说服自己要赶快挣脱出来。对于失去了“情侣”羁绊的她和他,这个拥抱找不出一个合理存在的理由。她埋在他的颈间深深叹了一口气,使了些力将男生推开了。

“五月……我回来了。”青峰率先开口,眼里透着不明不暗的光,像是在期盼着什么。

“恩,好久不见。”桃井仰起头,故作镇静地扫了对方一眼——他的刘海该剪了,个子似乎又高了些。他瘦了,肤色更黑了,却掩盖不住眼底浓得化不开的青色。

“打球还顺利吗?”“这次回来多久?”“为什么这么憔悴?”“这个拥抱又是什么意思?”堆叠成山的疑惑如冲天火势在脑中窜开,火急火燎地想要寻一个答案。残存的理智浇灭了问话的欲望,话到嘴边又吞咽下腹,“抱歉,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冷冰冰的一句话,不动声色地拉了距离。话音还在耳畔打转,女生的身影却已消失在门后。

桃井瘫软无力地躺在床上,醉意上头夺去了她最后的意识,慢慢,慢慢沉入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梦里,她坐在打着转颠簸起伏的小船中央,天色十分昏暗,片片乌云仿佛随时就会掉下来,一道闪电掠过天际,将乌云密布的穹苍劈成两半,震耳欲聋的雷声刺激着耳膜,叫人心生恐惧。离她不远的港口处站着一个男人,细密的雨丝落在海面上,化作迷雾一般的布帘,看不真切。可她轻而易举就认出了那人,这眉眼她过于熟悉,早在多年前就已印在心间,刻进骨髓。她抓着手中破旧的船桨,逆着大风,迎着海浪,拼命向港口的方向前进。可直到疲倦从四肢蔓延至骨肉,她也没能靠近他一毫一厘,残破的小船不敌风浪,一点一点被推至漩涡中心。她认命般闭上了眼,却依旧想着港口处的那人。她承认自己的软弱,同时埋怨那人的不作为。努力过,顽抗过,挣扎过,单凭一人之力无法抵达港口,她和小船消失在了海面之下。

枕边的手机震动了约五六次,终是打破了梦境。桃井半梦半醒地接听了电话,对方低沉稳重的声音通过电流传入耳中。

“桃井,青峰他回国了,你知道吗?”是原泽教练。

“恩……我们才见过。”

“他的退学申请被球队教练扣下了,我说不动他,你……”

没等原泽说完,桃井早就跳下了床,如同挣脱了束缚的困兽冲出家门。不过百步之遥,桃井站定在青峰家门前,深吸了一口气赌气般按着门铃没有松开的意思,直到那人出来开门才作罢。

桃井踮起脚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语气中带着青峰不曾领略过的怒意,“篮球打得好好的,为什么要退学?你总是自作主张,对他人的想法意见不管不顾。如你所愿,我都答应分手了,你到底还有什么理由不继续打球?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这个自私鬼,自私鬼,自私鬼……”桃井垂下眸子,说话声越来越小,睫毛带着点点晶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青峰心疼地望着眼前的女生,声音里满是歉意和愧疚,“对不起,五月。因为我……没办法失去你。”

“刚进队的日子很不好过,你不停歇的消息和电话将那些极坏的情绪无限放大,让我失去了理智。可笑的是,在失去你以后,这些负面情绪并没有如愿消失,反而变本加厉地折磨着我。我选错了,对不起五月。我……”只言片语道不尽其中苦涩,可桃井却仿佛感同身受。       

 他的骄傲,他的狂妄,他的凌厉,她全都见识过。唯独他的软弱,他的怯懦,他的疲惫,她不曾过问。他在向自己求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委屈巴巴地等待着她的宣判。原本强硬的态度早就软化下来,只余下心疼。

没时间打理的刘海,眼下化不开的青色,暧昧带着温情的拥抱,这些疑问都得到了解释。原本紧攥着衣领的双手向上环住了男生的脖子,她不带犹豫地抱住了他。

她哪里舍得丢下他?故作坚强的伪装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分手时无法掩饰的憾意,重逢时萦绕在心口的期待,梦里远离港口卷入旋涡时的绝望……都指向一个答案——过去付与对方的爱意依旧热烈且深切。

何况,那个篮球白痴已经主动认错了。沉入海面的桃井看到了这一幕——原本立定在港口的男生,乘风破浪来到漩涡中心,向她伸出了手。谁说他没作为了?

“五月,你……”青峰又慌张又激动。

桃井没有回答,只是埋在他胸口里不住地点头。羞怒自己没有半点矜持,脸上泛起了红红的薄云,声音里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给我回去好好打球!”

“还有,这次我要和你约法三章!再敢提分手,可不答应了!”

“好!”青峰看着女生头顶的发旋,低头吻了下去,那神情仿佛获得了世间所有的珍宝。她确实是他的宝物。

分手总是有一千条一万条理由,和好却只要一次相见一个拥抱。真是莫名其妙,桃井心道。


花了很多笔墨写主角二人心境的变化,我知道你们只想看小甜饼。对不住了。

评论(3)
热度(24)

© 流川家der芃芃 | Powered by LOFTER